当前位置:散文集 > 汪曾祺散文集 >
汪曾祺散文集

汪曾祺散文集

汪曾祺,江苏高邮人,1920年3月5日出生,中国当代作家、散文家、戏剧家、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。[1] 被誉为“抒情的人道主义者,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,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。”[2] 汪曾祺在短篇小说创作上颇有成就,对戏剧与民间文艺也有深入钻研。作品有《受戒》《晚饭花集》《逝水》《晚翠文谈》等。汪曾祺

  • 国子监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23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为了写国子监,我到国子监去逛了一趟,不得要领。从首都图书馆抱了几十本书回来,看了几天,看得眼花气闷,而所得不多。后来,我去找了一个“老”朋友聊了两个晚上,倒像是...

  • 下水道和孩子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30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修下水道了。最初,孩子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只看见一辆一辆的大汽车开过来,卸下一车一车的石子,鸡蛋大的石子,杏核大的石子,还有沙,温柔的,干净的沙。堆起来,堆起...

  • 涂白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32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个孩子问我:干嘛把树涂白了? 我从前也非常反对把树涂白了,以为很难看。 后来我到果园干了两年活,知道这是为了保护树木过冬。 把牛油、石灰在一个大铁锅里熬得稠稠的,...

  • 葡萄月令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22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一月,下大雪。 雪静静地下着。果园一片白。听不到一点声音。 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。 二月里刮春风。 立春后,要刮四十八天“摆条风”。风摆动树的枝条,树醒了,忙忙地...

  • 翠湖心影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21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有一个姑娘,牙长得好。有人问她: “姑娘,你多大了?” “十七。” “住在哪里?” “翠湖西?” “爱吃什么?” “辣子鸡。” 过了两天,姑娘摔了一跤,磕掉了门牙。有...

  • 昆明的雨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17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宁坤要我给他画一张画,要有昆明的特点。我想了一些时候,画了一幅:右上角画了一片倒挂着的浓绿的仙人掌,末端开出一朵金黄色的花;左下画了几朵青头菌和牛肝菌。题了这样...

  • 跑警报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8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西南联大有一位历史系的教授,——听说是雷海宗先生,他开的一门课因为讲授多年,已经背得很熟,上课前无需准备;下课了,讲到哪里算哪里,他自己也不记得。每回上课,都要...

  • 天山行色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14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南山塔松 所谓南山者,是一片塔松林。 乌鲁木齐附近,可游之处有二,一为南山,一为天池。凡到乌鲁木齐者,无不往。 南山是天山的边缘,还不是腹地。南山是牧区。汽车渐入...

  • 湘行二记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5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桃花源记 汽车开进桃花源,车中一眼看见一棵桃树上还开着花。只有一枝,四五朵,通红的,如同胭脂。十一月天气,还开桃花!这四五朵红花似乎想努力地证明:这里确实是桃花...

  • 随笔两篇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16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水母 在中国的北方,有一股好水的地方,往往会有一座水母宫,里面供着水母娘娘。这大概是因为北方干旱,人们对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为了表达这种感情,于是建了宫,并且创...

  • 故乡的食物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14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小时读《板桥家书》:“天寒冰冻时暮,穷亲戚朋友到门,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,佐以酱姜一小碟,最是暖老温贫之具”,觉得很亲切。郑板桥是兴化人,我的家乡是高邮,风气相...

  •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2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沈先生在联大开过三门课:各体文习作、创作实习和中国小说史。三门课我都选了,——各体文习作是中文系二年级必修课,其余两门是选修,西南联大的课程分必修与选修两种。中...

  • 花园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11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茱萸小集二 在任何情形之下,那座小花园是我们家最亮的地方。虽然它的动人处不是,至少不仅在于这点。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,它的颜色是深沉的。 祖父...

  • 夏天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9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夏天的早晨真舒服。空气很凉爽,草上还挂着露水(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),写大字一张,读古文一篇。夏天的早晨真舒服。 凡花大都是五瓣,栀子花却是六瓣。山歌云:“栀子花...

  • 冬天

    日期:2017-11-28 点击:23  栏目:汪曾祺散文集

    天冷了,堂屋里上了槅子。槅子,是春暖时卸下来的,一直在厢屋里放着。现在,搬出来,刷洗干净了,换了新的粉连纸,雪白的纸。上了槅子,显得严紧,安适,好像生活中多了一...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