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散文集 > 冰心散文集 >

哀词

  1. 笛声何处 下篇 2.1 魏、梁改革
  2. 一段婚姻,两个人成长
  3. 千年一叹 巴基斯坦10:恃弱和逞强
  4. 想和你一起洗澡
  5. [附]苏青张爱玲对谈记
  6. 你们的祖先
  7. 白鸳鸶家园
  8. 被爱的条件
  9. 感恩的真谛
窗外要下雪了,窗内又是冷清清的,午睡起仍旧去不了我心中的抑郁!

    假如这轻阴是春的消息,再有这样的十天我也不介意。假如这几年的消沉,是将来一鸣惊人的准备,我也不……我是如何的感愤,不平!

    昨夜有一个朋友,坚凝的站在我面前,说:“这是我入骨的伤心!我回国三年,看见各种政治上,社会上,教育上的纷扰和杂乱。我想做,却是没有力量,没有方法!我是有生命无处舍,有眼泪无处流,有爱情无处寄托!我的朋友!我有一小瓶毒药,在我手里,是个最快性的。说不定那一天,我从架上取将下来,你要看见我在—秒钟之内,四肢蜷曲得像绿虬一般……”

    我站起来说:“朋友!请你不要这样说法!”

    感情和不平充满了我的心坎。

    未曾相识的同学,一死重于泰山的魏女士!我以最高的羡慕与崇敬,来俯首到你的座前!

    三、九、一九二七阴霾中。

    哀词的相关文章